中国援建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
分类:生活 热度:

  位于马尔代夫首都马累的大马累公交线公交总站,旅客排队上车。马累街道非常狭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前,这里没有巴士。去年,随着大桥通车,马尔代夫政府开设了大马累公交线。

  Jelly比萨在马累有好几家连锁店,其“跨岛外卖”业务店铺坐落在一个僻静的胡同里,快递员和店外四五辆带有公司标志的专用送货摩托车随时待命。店内负责财务的美沙表示:“原来我们的顾客主要集中在马累,现在有了大桥,很多住在胡鲁马累的顾客也来订餐。”图为Jelly比萨快递员加汗吉尔准备为客户送餐。

  在连接马尔代夫首都马累和机场岛的中马友谊大桥上,当地女交警阿丽娜(左)引导车辆通行。

  2018年8月30日,中国援建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当年9月7日大桥正式向公众开放使用。那些天,马尔代夫居民曾在大桥上载歌载舞庆祝,因为大桥的开通,结束了从首都马累与新兴城市、第二大岛胡鲁马累之间只能通过轮渡往来的历史。

  大桥开通增加了经济活力,汽车修理业是最明显的例子。在胡鲁马累,有一条汽修店扎堆的街道,看上去每家生意都不错。其中一座蓝红相间的建筑前,每天都会排着十几辆等待维修的车辆,它是马尔代夫目前最大的一家汽车修理公司门店。汽修公司老板哈吉姆说,受交通条件限制,以前马尔代夫的汽车维修业并不发达,感谢中国修建的大桥带动了汽车产业链。

  没有大桥之前,由于交通不便,只有周末或重大节假日才会有一些马累的客人到胡鲁马累来聚会或吃饭。大桥通车后,跨岛外卖服务成为很多餐饮店的标配服务,不少店甚至可以免费跨岛送货上门。

  像这样的改变还有很多。中马友谊大桥开通一年来,不仅给马尔代夫人民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给许多当地人带来了新商机和新工作。

  2018年8月30日,中国援建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当年9月7日大桥正式向公众开放使用。那些天,马尔代夫居民曾在大桥上载歌载舞庆祝,因为大桥的开通,结束了从首都马累与新兴城市、第二大岛胡鲁马累之间只能通过轮渡往来的历史。

  大桥开通增加了经济活力,汽车修理业是最明显的例子。在胡鲁马累,有一条汽修店扎堆的街道,看上去每家生意都不错。其中一座蓝红相间的建筑前,每天都会排着十几辆等待维修的车辆,它是马尔代夫目前最大的一家汽车修理公司门店。汽修公司老板哈吉姆说,受交通条件限制,以前马尔代夫的汽车维修业并不发达,感谢中国修建的大桥带动了汽车产业链。

  没有大桥之前,由于交通不便,只有周末或重大节假日才会有一些马累的客人到胡鲁马累来聚会或吃饭。大桥通车后,跨岛外卖服务成为很多餐饮店的标配服务,不少店甚至可以免费跨岛送货上门。

  像这样的改变还有很多。中马友谊大桥开通一年来,不仅给马尔代夫人民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给许多当地人带来了新商机和新工作。

上一篇: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一词最早出现于1999年 下一篇:而是生命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而是生命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而是生命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生活是一个汉语词语,拼音是shēng hu,意思有
  • 中国援建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
    中国援建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
    位于马尔代夫首都马累的大马累公交线公交总站,旅客排队上车。马累街道非常狭窄,中马友谊大桥通车前,这里没有巴士。去年,随着大桥通车,马尔代
  • 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一词最早出现于1999年
    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一词最早出现于1999年
    自1990年世界出现首台物联网设备网络可乐贩售机,到1999年麻省理工学院首次对物联网作出定义把实物联入网络,最终实现物品与物品之间、人与物品之间
  • 这些公司曾经是自行车、摩托车及小客车的生产
    这些公司曾经是自行车、摩托车及小客车的生产
    中国网民规模达 8.这些网络以一组通用的协议相连,对于承担招生录取、考试报名、成绩查询等重要业务的教育APP,随便你怎么想,而传感器的形式会有所
  • 我和老公又给我奶奶送去几份
    我和老公又给我奶奶送去几份
    简单记录一下昨晚的事吧,我回屋躺自己床上,婆婆在等公公喝酒回来,外面的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给老公正在微信聊天的,告诉老公我有点害怕
  • 回头还得好好研究一下
    回头还得好好研究一下
    今年6月,住建部等部门发布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将全国46个城市带上了强制垃圾分类的快车道。7月,《上海市生
  • 有些人是陪你看日出的
    有些人是陪你看日出的
    这里是一直默默潜水的狗一只 读大学快一学期了 大家可以叫我楼狗 记录一下作为一只大学狗的日常 我就是来破灭一下学弟学妹们对大学的幻想的 觉得有